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评析

2017水电 平稳变革 绿色转型

时间:[2018-01-09 ] 信息来源:中国能源报
作者: 
浏览次数:

  编者按

  2017年,水电行业整体处于发展低谷,《电力“十三五”规划》释放信号表明:水电行业各主要指标均有下调,水电高速成长期已过。同时,受开发成本增加、弃水严重等负面因素影响,水电投资速度明显放缓。然而,中国水电主动变革、绿色转型仍值得期待。

  这一年,弃水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这一年,解决弃水问题政策频繁发布。

  这一年,世界在建最大水电站——白鹤滩开工。

  这一年, 中央环保督察引发了一系列关停小水电风波。

  这一年,水电企业积极谋求新发展方式——IPO。

  这一年,小水电开启绿色转型发展之路。

  这一年,水电“走出去”继续刷新纪录。

  ……

  梳理回顾过去一年水电行业的重要事件,期待新的一年逆势而上、铿锵前行。变革路口,中国水电能否抓住机遇,再创辉煌,我们拭目以待。

  1、政策组合拳破解弃水

  2017年,弃水问题得到国家高度重视,首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

  随着大量在建水电站即将投运,“十三五”期间仅川滇两省的弃水电量有可能飙升至1000亿千瓦时以上。为此,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抓紧解决机制和技术问题,优先保障可再生能源发电上网,有效缓解弃水、弃风、弃光状况。

  政府工作报告中关注弃水问题体现出国家解决此问题的决心。但是,理顺清洁能源与化石能源之间利益补偿机制、可再生能源配额制、跨区域电力外送利益协调、电源建设与电网规划之间关系、电力市场交易机制等一系列问题,绝非朝夕间即可完成。

  可喜的是,2017年国家和地方相继推出政策组合拳,以解决“清洁能源白白浪费”问题。《2017年度推进电力价格改革十项措施》(以下简称《十项措施》)、《关于促进西南地区水电消纳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和《解决弃水弃风弃光问题实施方案》先后发下,弃水问题有望得到一定缓解。2017年5月,四川省发布的《十项措施》有近一半涉及弃水;国家发改委、国家能源局2017年10月24日发布的《通知》共涵盖加强规划统筹、加快规划内的水电送出通道建设、加强水火互济的输电通道规划和建设加强国网与南网输电通道规划和建设、建立健全市场化消纳机制等11项措施,给低谷中的水电行业注入了一剂强心剂。

  11项措施看上去都是点到为止、老生常谈,但涉及内容比较全面,包括水火关系、碳市场、电力现货交易、辅助服务、输电通道、流域联合调度等多方面,统筹的概念引领《通知》全文。相信在未来不断研究、完善、细化各项措施后,水电“物美价廉”却卖不出去的问题可以得到解决。

  2、世界在建最大水电站开工

  2017年水电行业最引人瞩目的事件,莫过于8月3日白鹤滩水电站主体工程全面建设,将世界水电带入“百万单机时代”。作为水电装机规模全球第二、在建规模全球第一的水电站,白鹤滩水电站开建更是金沙江下游继溪洛渡、向家坝水电站建成投产和乌东德水电站核准建设以来,中国乃至世界水电史上又一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

  白鹤滩水电站建成后总装机容量1600万千瓦,比三峡工程低600万千瓦,比世界第三大水电站伊泰普多200万千瓦,多年平均发电量624.43亿千瓦时,相当于北京市2015年全年用电量的2/3。

  白鹤滩水电站主要特性指标均位居世界水电工程前列:单机容量100万千瓦世界第一、300米级高坝抗震参数世界第一、圆筒式尾水调压井规模世界第一、无压泄洪洞规模世界第一、300米级高坝全坝使用低热水泥混凝土世界第一、装机容量1600万千瓦世界第二、拱坝总水推力1650万吨世界第二、拱坝坝高289米世界第三、枢纽泄洪功率世界第三、工程综合技术难度名列世界前茅。

  白鹤滩电站又是唯一一座全部实现设备国产化的水电站,是我国重大水电装备又一次历史性大飞跃,电站将在全球率先使用单机容量百万千瓦级机组,对提升我国机电设备国际竞争力具有重要意义。100万千瓦的单机容量,超过了国内外很多水电站的总装机规模,电站建成后,电能将大容量、远距离外送,也将促进全国联网的建设。依托白鹤滩水电站建设,可全面提升我国水电行业的勘测、设计、施工、运行管理水平,提升中国水电开发核心能力。

  3、抽蓄建设全面提速

  2017年是抽水蓄能提速全面建设的一年,不仅项目建设多点开花,我国还开启了海水抽蓄的前瞻性研究。

  截至目前,我国已经建成潘家口、十三陵、天荒坪、泰山、宜兴等一批大型抽水蓄能电站,抽水蓄能电站装机容量已跃居世界第一。伴随项目建设提速,全国百万千瓦级以上大容量的抽水蓄能电站在建项目已有20多座。

  2017年,国家电网公司投资建设的河北易县、内蒙古芝瑞、浙江宁海、浙江缙云、河南洛宁、湖南平江6座抽水蓄能电站同时开工,掀起了抽蓄建设的高潮。

  抽蓄电站体能虽小,但工程建成投运后,将显著增强电力系统调峰能力、提高电网消纳能力,有效缓解弃风弃光。尤其随着西部、北部大型风电、太阳能基地的建设,迫切需要送端地区配套抽蓄电站。

  2017年,我国基本摸清了海水抽水蓄能电站的资源情况。国家能源局圈出8个海水抽蓄电站做示范站点,海水抽蓄电站的前瞻性研究将提升海岛多能互补、综合集成能源利用模式。不过,由于海水抽蓄电站的投资成本、技术攻关、设备研发等诸多问题待解,示范项目落地仍需时日。

  虽然抽水蓄能建设近两年明显加快,但在电力装机中的占比仍不到2%,不能满足能源系统发展的需要。需要注意的是,抽蓄电站等电网基础设施投资大、建设周期长,随着后续抽蓄电站的提速建设,我国将大幅度提高抽水蓄能机组在电力装机的占比,中长期经济效益更加凸显。

  4、“走出去”呈现多赢格局

  作为开拓国际市场的主力军,水电企业2017年“走出去”继续呈现出多元化多赢的格局。

  这一年,中国电建、中国三峡“走出去”势头迅猛之势不减。除了竞标水电项目,一个显著特征是开启收购模式,其中一个典型案例是中国电建成功收购哈萨克斯坦水利设计院,目前正在推进收购澳大利亚设计咨询公司的各项工作。这种收购模式将为中企在海外市场开拓提供重要学术支持。

  纵观水电“走出去”的模式,购买股权、购买电站、EPC总承包……每个项目都不同。以三峡集团巴基斯坦卡洛特项目提前实现融资关闭为标志,水电“走出去”的海外投融资模式不断创新升级。这种称为“有限追索的项目融资”方式,是国际上通行的融资模式。但到目前,还没有哪一个水电项目能在短时间实现融资关闭,在中国海外投资项目里,真正实现这种方式融资的少之又少。卡洛特项目提前实现融资关闭,为未来更多的项目融资提供了经验。

  中资企业海外的水电建设质量也经得起检验,2017年更是迎来收获期:中国电建承建的斯伦河二期工程2017年荣获柬埔寨王国最高工程质量奖,该荣誉相当于柬埔寨的“鲁班奖”。

  从2017年水电企业“走出去”的情况看,中国水电产业已不仅是制造、设计、施工、技术全产业链“出海”,更提高了档次,并不断升级,具备了更强的国际竞争力。

  5、企业IPO逆势求进

  2017年水电行业身处低潮,不少企业为解决自身发展问题,纷纷启动上市融资。

  华能水电2017年12月15日在上交所挂牌交易最引人注目。华能水电此次共发行新股18亿股,占总股本比例 10%,募资总额为39.06亿元,创2016年以来上市企业最大发行规模及投资者中签率最高两项纪录。

  华能水电是由中国华能集团控股的大型流域水电企业,拥有澜沧江全境流域的水电开发权,是我国第二大水电企业,装机容量和发电量仅次于已在A股上市的“长江电力”,此次上市的募集资金将全部用于澜沧江干流苗尾水电站、乌弄龙水电站、里底水电站建设。

  华能水电IPO对改善国内电力结构、建立科学合理的能源格局具有重要意义。尤其是该公司自筹资金建设上述三个水电站项目,有利于其尽早扩大产能规模,提高其整体盈利能力,也有利于项目发电机组早日达产,更有效提升华能水电公司整体利润水平。

  除华能水电外,2017年还有不少水电企业跑步加入资本市场:四川能投发展和广西恒电控股均在去年开启香港上市之路;欧亚水电、安河雷波水电、东河水电、重庆开州等小水电企业也于2017年递交挂牌股转申请。与大企业登陆主板不同,小水电企业更倾向于扎堆融资灵活、审批快的新三板。

  无论是主板、港股,还是新三板,均是水电企业绝佳的资本运作平台,同时也是其解决资金问题、做大做强的有效途径。

  6、环保督察关停多地小水电

  2017年,小水电行业刮起一场环保大风暴,更是中央环保督查组查出全国小水电站无序开发问题最多的一年。督查结果显示,很多省市小水电站开发强度过大和无序开发问题突出,由此带来河道减水或断流等诸多生态影响。如何减少水电开发建设对环境的影响,真正使水电与环境保护融为一体,仍是小水电行业必须直面的问题。

  环保督察结果直接暴露出我国小水电业主为了私利,在建设运行中对生态需水保障不力,更暴露出地方政府生态环保监督工作尚未做到位。

  环保督察还引发了全国各地自然保护区小水电关停之争,甘肃祁连山、安徽岳西、四川眉山小水电关停事件震动业内。2017年,很多省市开始对本辖区的自然保护区小水电站进行全面梳理排查,建立问题台账,逐一制定整改方案。去年9月底前祁连山区域内水电站生态环境问题得到全面整改,祁连山区域范围内159座水电建设项目全面排查完成。如今,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生态环境问题整改仍在继续,部分水电设施的违规建设和违规运行对生态造成的破坏问题已得到有效解决,未来水电开发建设和生态环境保护将协同共进。2017年小水电在保护与开发之间寻求平衡。

  去年,由于个别地方环保部门未妥善处理好遗留问题并暴力执法,直接引发自然保护区小水电站业主与当地政府对簿公堂。

  在执行环保督查令过程中,地方政府已处在“进退两难”的境地。自然保护区小水电站拆还是留?如何解决错综复杂的历史欠账问题?需要地方政府制定因地制宜的方案,推动小水电成为全生命周期的清洁能源。

  7、小水电踏上绿色转型路

  2017年是绿色小水电创建首年,也是小水电生态年,更是小水电转型元年。

  创建绿色小水电符合中央推动绿色发展的决策部署。水利部先后出台《关于推进绿色小水电发展的指导意见》、《农村水电增容扩容改造河流生态修复指导意见》、《绿色小水电评价标准》,为今后一个时期绿色小水电建设理清了思路。国家对小水电发展政策逐渐清晰,小水电开发与河流生态环保是相辅相成和谐共生毋庸置疑。

  2017年水利部正式启动绿色小水电创建,令人遗憾的是,绿色小水电创建首年,小水电大省——四川、云南全部缺位,仅有陕西、浙江、海南、辽宁、福建等12个省(自治区)上报了小水电,与水利部预期相距甚远。而且,首批申报者几乎均为国营企业,自愿申报的业主屈指可数。“开局”虽“不利”,但政府主管部门力推小水电绿色转型的决心并未动摇。今年水利部将继续创建一批有影响力的绿色小水电站,力争年内再创建200座绿色小水电站。

  2017年小水电绿色转型之路和中央对小水电发展新要求高度契合。现在的小水电不仅发电,还要满足灌溉、供水、生态景观用水等多种需求。因此,2017还是调整小水电功能和提高综合利用水平的一年。

  未来小水电绿色转型还需要小水电业主下决心、花资金改变不合理的发展模式,尤其是摒弃牺牲生态环境换取发电效益增长的做法。

  令人欣慰的是,地方省份2017年探索小水电绿色转型发展有了突破性进展。福建出台了全国首个水电站生态电价管理办法,该办法是发挥价格机制作用推进水电生态转型升级的重大政策突破,为各地探索和推进小水电绿色转型提供了借鉴和参考。

  8、水库联合调度防洪“减负”

  2017年,水库群联合调度抗洪减灾作用凸显,流域水资源优化配置发挥出最佳效果。

  2017年,三峡水库为应对长江一号洪水“挺身而出”,从7月1日14时开始降低出库流量,到3日14时的黄金48小时内,三峡水库连续五次削减出库流量累计超七成,三峡电站停运发电机组19台。同属三峡集团的三峡、溪洛渡、向家坝三个水库联合发力,将32.07亿立方米洪水拦截在长江上游,防洪效果显著。

  在此期间,三峡电站出力由1812万千瓦减少至600万千瓦,开机台数由28台减小至9台,停机达68%,三峡-葛洲坝梯级电站共计停机26台。而且,在长江汛初时期,短时间降幅如此之大的调度力度,在三峡水库14年运行史上极其少有,以往只在助力2015年“东方之星”客轮打捞救援上运用过一次。

  正是因为有了调峰驯洪的水库群联合调度,长江防总可以站在全流域的高度精细调度水库,为中下游防洪“减负”。

  2017年也迎来了一次实力大扩充,中游清江、洞庭湖区等7座控制性水库群纳入联合调度后,调度范围由上游扩展至中游城陵矶控制断面以上,水库群“军团”从21座增加到28座,从全流域的视角来看,未来联调联控抗洪能力进一步得到提升。

  水库群联合调度决策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也是一项技术要求非常高的工作,需要考量各水库目标以及水文、气象等随机因素,更需要完善联合调度体制机制,水库群的联合调度研究和应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