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相关行业

气价创新高 天然气冬季保供战升级

时间:[2017-12-05 ] 信息来源:经济参考报
作者: 
浏览次数:

  一场严重的“气荒”正在蔓延。《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到,随着冬季煤改气等需求的集中释放,近期天然气供不应求的局面加剧,一些地方开始限气停气, LNG(液化天然气)价格也涨至历史新高。在此之下,保供战紧急升级。

 
  12月4日,在国家发改委的要求下,各地发改委召开LNG价格法规政策提醒告诫会,要求企业加强价格自律。而河北等多地也启动了保供应急预案。更值得关注的是,中石油和中海油正在协调联手保供。
 
  业内人士认为,告诫会虽然只是一种窗口指导式的监管措施,但也是一个市场信号。随着南方天然气更多地运输到北方,12月份LNG价格将有一定的回落。但要真正解决气荒问题,在通过进口和国内生产增加供应量的同时,更需要的是加快基础设施建设和体制机制改革。
 
  紧急 一些地区开始限气停气
 
  今年以来,受经济增长、“煤改气”政策影响,天然气消费一改往年的颓势,增长重回两位数。中石油经济技术研究院高级经济师徐博估计,今年全年的天然气消费量在2300亿/立方米,增量330亿立方米,同比增长17%,其中煤改气带来的新增消费量近200亿立方米。
 
  虽然10月1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了关于做好2017年天然气迎峰度冬工作的通知,预计迎峰度冬期间天然气供需形势较为严峻。如遇持续低温天气,矛盾将更为突出,并做了一系列保供安排。但“气荒”比预期来得更早、更猛烈。
 
  据《经济参考报》记者了解,10月份北方部分地区的天然气供应已经吃紧,导致进口LNG顺势涨价。同时,部分工业用气开始受到限制,最高限气幅度甚至可达日供应量的20%。而从11月15日北方地区启动供暖开始,多地LNG液厂出厂价更是以日均200-300元甚至更高的涨幅一路上扬。中宇资讯监测数据显示,12月1日当天个别地区液厂的气价飙升至9000元/吨,创历史新高,而今年9月以来全国LNG市场平均价格涨幅已经翻倍。
 
  “国内液化天然气市场供需失衡现象越来越严重,部分地区一货难寻,出现了有价无市的情况,北方地区尤为明显。”金联创天然气分析师苗莹莹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为了保证冬季供暖,中石油等对非居民用气实行限气,上游气源不足。北方目前开工的液厂开工率多在20%-40%,整体产量不高,供应量较低,出现供不应求的局面。
 
  河北省发改委近日发布紧急通知启动天然气迎峰度冬紧急预案,称自11月28日起进入全省天然气供应II级预警状态,即橙色预警,这仅次于红色预警,意味着全省供需缺口达10%至20%。要求各地按照保供顺序对工业、商业用户限气停气。山东、河南、陕西、宁夏、内蒙古等多地天然气供应也纷纷告急,限气停气愈演愈烈,已经影响到下游终端市场。
 
  监管 冬季保供战紧急升级
 
  虽然2013年液化天然气价格管制就已经放开,但近期LNG价格涨势不停,国家发改委接到了来自各方的质询。在此之下,其12月1日紧急发布《关于部署召开液化天然气价格法规政策提醒告诫会的通知》,提出“防范液化天然气价格异常波动,确保迎峰度冬期间液化天然气市场价格基本稳定。”统一部署相关省区市价格主管部门在12月4日召开液化天然气价格法规政策提醒告诫会,要求各液化天然气生产流通企业和相关社会组织加强价格自律、规范价格行为。
 
  记者了解到,在这场告诫会上,地方发改委还列举了一些单位因不遵守相关法律法规、得到严厉惩戒的案例。强调各液化天然气企业不得捏造散布涨价信息、不得恶意囤积哄抬价格,不得价格欺诈;不得相互串通,操纵市场价格;不得滥用市场支配地位,不得达成垄断协议;不得实施其他任何形式的价格违法行为和价格垄断行为。否则价格主管部门将依据相关法规严肃查处。
 
  “LNG毕竟已经市场化,发改委直接干预价格很难,但这个会议对市场是一个信号。气荒要有所缓解,还是要从供需入手。”苗莹莹表示。
 
  在刚刚过去的周末,河北省省长许勤主持召开省长办公会议,专题研究调度气源保障问题。要求该省天然气应急调度指挥中心准确掌握全省天然气动态供需情况。多渠道争取气源,全力保证供应。加强供需预警监测,建立健全省市两级冬季天然气应急供应调度机制。
 
  值得注意的是,《经济参考报》记者获悉,在多方努力下,中石油与中海油正在协调准备采取在天津互联互通的方式联手保供,如果协议达成,这将是首次真正意义上的互联互通保供。
 
  同时,前期受距离、安全性等方面的限制,南方海气难以到达北方,但是随着北方与南方价差的不断增加,目前部分华南海气已经运输至河南、安徽、山东南部一带,而东莞九丰也开始积极与北方贸易商联系,寻求进一步的合作,预计后续南方到货量将越来越多。
 
  对策 加快基建和体制改革
 
  “12月份LNG价格将有一定的回落,主要由于市场价格过高导致下游萎靡,且南方货源已经开始进入北方,对北方的价格势必造成牵制,预计山西及河南价格将首先回落,跌势逐渐蔓延到陕西、内蒙古一带,但是考虑到市场仍是供应紧张的局面,跌势将控制在1000元/吨左右。”苗莹莹判断称。
 
  业内人士认为,天然气供需失衡一方面是国产气源、进口气源的增长不足以满足下游需求。另一方面则与国内天然气管道、储气库等基础设施能力落后有关。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研究员景春梅认为,伴随着气荒来临,竞价交易出现争议,上下游利益矛盾凸显,“表面上是价格问题,背后实际上反映出的是体制问题,根源是体制改革滞后。”她强调,只有加快体制改革,把竞争性环节放给市场,鼓励更多的社会主体参与天然气开采、进口,加快管道、LNG接收站、储气等基础设施建设和公平开放,通过增加竞争来降低成本,只有有效竞争的市场结构和市场体系,才能还原能源商品属性,形成由市场决定的价格机制,这是促进天然气普及利用的根本之道。
 
  这些问题已得到有关部门的注意。国土资源部正在研究制定油气管理体制改革的规范性文件,国家能源局已将油气管网互联互通相关文件下发至地方,同时将出台加快天然气基础设施建设和建立天然气调峰市场机制的意见,并且酝酿天然气与新能源融合发展的相关政策。
 
  不过,苗莹莹表示,目前提出的加快储气库建设、铺设管道等,都非短时间内可以达成,因此随着煤改气的持续推进,当前国内液化天然气市场供应短缺的情况,在未来两三年内都难以改变,冬季短缺情况更为严峻。
博评网